新闻广播|滨海广播|交通广播|经济广播|生活广播|文艺广播|音乐广播|相声广播|农村广播|小说广播
 
更多...
 


·温馨提示(8月19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8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7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6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5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4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3日)
·温馨提示(8月12日)

             更多...

今日谈(6月19日)
2017-06-19 00:12   稿源: 天津广播电视台经济广播   编辑: 经济广播 杨志刚

——今日谈——

  “您需要塑料袋吗?”人们在购物时,往往选择花几毛钱买个塑料袋。今年是“限塑令”正式施行的第九年,然而调查显示,限塑令处境尴尬:小商铺直接提供免费塑料袋,大商店卖塑料袋,已是司空见惯之事。在一些地方,限塑令可说名存实亡,已几乎沦为“卖塑令”。

  塑料袋被称为“20世纪人类最糟糕的发明”。白色污染,贻害甚巨,可谓众所周知。塑料袋之所以大受消费者青睐,原因十分简单:方便。限塑令实施的初衷,正是从减少这种“方便性”入手,提高塑料袋获取的成本,让用户为使用塑料袋支付一定的费用。但从效果来看,这样的初衷在很大程度上落空了。

  面对塑料袋产业的各个相关方,政策执行陷入监管之难。首先,塑料袋几乎渗透到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,再强大的监管力量,面对洪水般的生活细节也难免捉襟见肘,这导致政策的执行效率较低。其次,塑料袋生产商和零售商家有着利益最大化的诉求,也就有了逃避监管的动机;而消费者由于享受着塑料袋带来的便利,已养成短期内难以割舍的消费依赖。监管有难度,生产有利益,消费有依赖,各方行为的交叉地带,恰恰为塑料袋留下生存空间,使得限塑令陷于空转、难以落实。

  仅以互联网平台为例,目前国内互联网订餐平台一天使用的塑料餐盒量约达4000万个。快递行业一年需要120亿个塑料袋、247亿米的封箱胶带。在互联网经济高歌猛进之时,小小塑料袋的问题必须引起足够重视了。

  如果只是政府部门单打独斗,那就注定会独木难支,还应该调动社会、市场和消费者的力量,共同参与到塑料袋的治理过程中。比如说,共享单车以市场手段解决了出行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,限塑也可以借助市场的力量。在一些国家,超市不再销售塑料袋,而是提供出租服务,顾客交押金便可租用环保购物袋,即用即租,用后即还,起到了很好的治理效果。这样的方式值得我们借鉴,即便不能一步到位,但在探索过程中,也能逐渐找到多方接受的共赢之道。

  “限塑令”进入第九个年头,期间得失值得细细梳理,未来的路怎么走有待重新审视。创新监管方式、呼唤科技进步、引入市场力量、提升环保意识……必须多管齐下、多点用力,塑料袋滥用形势才有可能得到全面扭转。作为塑料袋的消费者,我们也有责任,尽可能少用或不用塑料袋,慢慢把习惯改过来。我们相信,随着环境治理能力和公众环保素养的提升,终有一天能够告别那些危害环境的生活方式,让我们共同的家园更加干净美好。

  这几天有三条新闻与老人相关。一个是四川阆中一6旬老人跳河轻生,两位民警下河营救,反遭老人勒住脖子,一边把救他的民警往水里拖。第二个是青岛某社区附近的老人,组织了暴走团,规模越来越大,人行道容纳不了,就在大马路上走,这是一条双向八车道的快车道,老人就排成长龙走在马路中央。第三件事情发生在南京某小区内的休闲娱乐空地,约30名广场舞大妈与打篮球的少年为了场地问题争吵起来,民警来到现场后对双方进行了调解。

  单单从表面的新闻来看,很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印象,都是老年人为老不尊,都是与年轻人抢地盘,都是无视规则,都是强行挤占公共空间,似乎找不到别的原因来解释这种现象,虽然是个别老人的行为,但最终却让所有老人都背了锅。

  但是,事出反常必有原因,如果我们能够对原因多一些分析,或者耐心一点,不要急于下结论,而是等待真相的发生,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论。

  仔细阅读,你会发现,那位跳河轻生的老人,他的行为举止已经超过了一般正常人的反应。从心理学上讲,一个要自杀的人,当人们去救援的时候,往往会把情绪往救他的人身上发泄,从而导致不理智行为的发生。不该让所有老人跟着背黑锅。警方也提出要对他进行精神鉴定,并以涉嫌故意杀人为名进行刑拘,就是比较合理合法的处理方式。

  暴走团和广场舞大妈,所暴露的问题其实是城市公共运动空间不足。当一个社会越来越发达,社会成员自然而然会倾向于加强体育运动,老年人喜欢抱团在一起,走走路跳跳舞,既解决了老年人社交问题,又能强身健体,何乐而不为?我们自己还没有老,也没有这样抱团活动的习惯和诉求,但对这样的行为,在不影响公共空间,合理合规的前提下,年轻人也应理解,不要因为个别违规事件而给整个团体扣帽子。

  目前,许多小区都存在公共运动空间不足的问题,跑步、打球、跳舞,挤在一起,很容易发生互相挤占的情况,再加上公共空间的规则并没有形成明确的准则,法无禁止皆可为。这本来都应该是城市管理者要着力解决的问题,如果一个城市能够未雨绸缪,在城市建设过程中给予公共运动空间足够的重视,规划先行,加强规则,让喜欢各项运动的人各得其所,发生冲突的概率就会小很多。

  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分析,在规则面前,只有守规则的人与破坏规则的人,每件事情都有具体的原因,并不能作为标签贴到整个“老人”这个群体。社会管理者,应当适应不同群体的需求,尽可能增加公共产品的供给,从供给侧改革着手,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协调好社会上不同的利益诉求。您说是不是?!

——评新而论——

  儿童用药靠“猜和掰”

  由于儿童专用药品少,有些家长只好通过各种换算,按照“小儿酌减”的原则,把成人药给孩子使用。这样做的后果却很严重,有资料显示,中国儿童药物不良反应率是成人的2倍,新生儿的不良反应率则达到4倍。有数据显示,我国专门生产儿童用药的企业有10多家,有儿童药品生产部门的企业30多家。在上市药企中,单一主营儿童用药的生产企业仅有一家。

  我们知道,儿童药品市场的完善、儿童用药的安全,既离不开市场的自我调节、利润激励,同时又离不开政府在法律法规、政策制度上的引导、倾斜。这其中牵涉到药企、医院、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等等,所以既需要做好彼此之间利益的平衡,又需要做好各方关系的协调,需要主管部门积极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  游客黑名单制度

  国家旅游局通报称,4名不文明游客将被列入黑名单。媒体记者发现,截至目前已有29人因旅游不文明行为被列入“黑名单”。其中,爬红军雕塑者被“拉黑”10年,期限最长。在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中,从类型看,殴打、辱骂导游或领队的居多;从地点看,在飞机上发生的不文明行为居多。

  上了旅游局黑名单,当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。但是,这几人会因此懊丧吗?会恐慌吗?大概不会。原因很简单,这个黑名单似乎是“纸老虎”,被列入黑名单的后果不严重。你“拉黑”了我,我一笑而过,对出游没太多影响。如果,涉事游客所付出的道德成本和征信成本过低,就很难长记性,也起不到以儆效尤的效果。因此,想从整体上提升国人的出游素质,还应该让旅游黑名单制度“长出牙齿”。

  闯红灯虽违法个人信息要保护

  近日,山东济南交警部门在路口启用了人脸识别设备,系统不仅能对交通违法人脸抓拍取证,还能识别并曝光违法者的身份、住址、工作单位等信息。据了解,目前重庆,福州等地也在使用这套系统整治行人闯红灯,惩戒措施与济南大体相同。

  交通违法者乱闯红灯的问题久治不愈,有关部门当然可以采取一些更有效的措施,也可以将他与诚信体系挂钩,但一定要注意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,避免泄露。近年来,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,社会上对公民信息的收集和利用无所不在。因此,有必要考虑建立信息采集准入机制,从源头设计“防护网”,杜绝采集主体过多过滥现象。今年5月9日公布的“两高”司法解释,也明确了“公民个人信息”范围,划定了“情节严重”的标准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执法者,理应有更强的个人信息保护意识。

  《今日谈》每周一、三、五播出,欢迎您关注收听,下期再会。

 
联系电话:23601611 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022)23601782 转 8020 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